有靠泊40万吨矿石船需求的码头,青海全省共有各类矿山844家

五月,绿意葱葱的山岭,杜鹃花漫山遍野。沿着静静流淌的东江源头寻乌水,记者再次走进废弃矿山环境治理恢复后的寻乌县文锋乡,往日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不见了,湛蓝的天空下,是一片开阔平整的土地,绿水青山让人心旷神怡,曾经满目疮痍的废弃稀土矿山已经披上了绿色新衣。  就在不久前的4月初,江西地矿局九一五队寻乌县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通过了江西省国土资源厅组织的专家组为期两天的实地验收。该项目面积1.43平方公里,合同总价款5600余万元。根据“宜林则林、宜建则建、宜水则水”的设计原则,项目采取了工程治理措施和生物治理措施进行次生地质灾害隐患消除、地形地貌景观修复和土地资源恢复。  今昔对比,不仅让人感叹地质环境治理带来的巨变,更是引发了人们对绿色发展理念和地质工作转型的深刻思考。  生态治理不缺位  被誉为东江源头的桠髻钵山,巍巍挺立在武夷山脉的东南端。川流不息的寻乌水缓缓流淌,哺育着赣粤人民和香港同胞。《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出台犹如春风,让桠髻钵山的杜鹃花开得分外娇艳。列入国家贫困县帮扶之列的寻乌县,很快争取到国家部委相关资金项目,将废弃的稀土矿山整治为农业、林业、工业用地,改善矿山环境,促进地方经济发展。  如何做好新时代的地质工作?在2018年全局工作会议上,江西地矿局局长苗壮指出,就是要更好地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服务生态文明建设、服务脱贫攻坚、服务民生保障。要把思想统一到中央、省委的决策部署上来,把牢新时代地质工作的方向,果断调整工作重心,调整队伍结构,努力实现“从地质找矿为主向地质找矿与社会服务并重转变、从资源保障为主向资源与环境保障并重转变”。江西地矿人迅速参与到生态环境恢复治理的行动中。  局属九一五队厉兵秣马,积极准备,继2017年5月中标寻乌废弃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项目后,紧接着又与赣南队合作,于2017年6月中标合同额6亿多元的大余县西华山钨矿矿山环境综合治理工程项目。这是迄今江西省最大的矿山环境治理项目,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扶贫示范有作为  寻乌县稀土资源丰富,石排废弃稀土矿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采用露天开采的方式,选用池浸、堆浸和原地浸矿的工艺,开采时间达20余年。稀土矿的粗放式采矿、选矿和提取等,导致了一系列矿山地质环境问题。  2017年6月中旬,项目部进驻治理区。此时,山体原有植被遭到破坏,大量地表裸露,沟壑纵横,水土流失严重,造成了山体滑坡等安全隐患;周边土地受到污染,土地荒芜,垃圾遍地、粉尘四起,植被生长更为困难。组织施工的九一五队南隧公司下定决心,一定要科学组织、精心管理,秉承“树南隧品牌,赢工程市场”的思想,力争把每一个项目都做好做优,以质量赢得口碑。  开工伊始,困难重重。原稀土矿采矿权隶属关系复杂,导致的矿山历史遗留问题还没有解决,项目推进遇到阻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项目负责天天“蹲守”,向挂点项目的县领导寻求帮助,问题最后迎刃而解。  当施工如火如荼地进行时,由于区内1100千伏高压铁塔的迁移工作手续繁杂、滞后,导致周围大面积不能开挖,工程进度缓慢。面对工期紧、任务急的局势,项目部24小时两班倒,轮番上阵。为确保安全生产,项目实行分区域管理,专人专责。廖季伟是经验丰富的老技术员。他说:“两班倒很辛苦,但我是一名党员,就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熊衍发是2017年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他开玩笑说:“每天巡查工地,都要走上一万多步。发到微信运动圈,随随便便进前三。”  高峰期时,60多部挖掘机、30多部装载机、50余部运输机,单向行驶。站在山顶往下看,就好像是蚂蚁搬家一般,忙忙碌碌却又井然有序。当夜幕降临,尘土飞扬的工地依然灯火通明、热火朝天。施工区域每隔5米一盏灯,引擎的轰鸣打破了沉寂的山岭。  终于,凭着高度的责任心和丰富的管理施工经验,项目组提前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为打造寻乌县矿山地质环境示范工程、“国土资源部扶贫示范工程”写下了浓彩重墨的一笔。  复绿栽下“梧桐树”  破解困局靠实力,面临难题有对策。  距项目部400米远的三座大山犹如磐石,根据设计要求,这三座大山要被“移”走。专业爆破公司提出由他们全权负责,但地矿人认为,别人能干的我们一样能干,工程越是艰难,越能检验我们的智慧和实力。  自己干,就意味着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熊衍发研究最新的理论知识。经过实地查看、翻阅资料和严密分析后他认为,鉴于矿山地质环境的复杂性和受矿山周边杆线的影响,对土石方工程采用挖掘破碎机作业、静态破碎作业、松动爆破作业三者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施工。他同时强调:“孔眼钻凿完毕后,清除岩浆,并用堵塞物临时封口,以防碎石等杂物掉入孔内。”随后,他和爆破公司人员一起,认真讨论后制定了相应的爆破方案。  项目负责魏辉每天都要对调度人员的生产计划进行审核,保证生产计划的合理性,减少施工材料的倒运费,加强工人对零碎材料的有效管理和再次使用,减少项目的生产成本,对施工技术人员的工程技术措施进行评估和分析,选择即可行又经济、保质的技术措施,让人、财、物得到最优化的分配和使用,提高施工效率,降低工程项目的成本。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项目共节省成本200多万元,成为南隧公司工程施工增效创绩的范例。  最终,江西地矿人仅用200多天的时间,通过地形整治、边坡修复、修建排水沟、植树种草等措施,使这里的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3月30日至4月3日,江西省国土资源厅会同财政厅在寻乌组织专家召开了《江西省寻乌县石排废弃稀土矿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2014年度)》项目竣工验收会。南隧公司实施的一标段,平整建设用地536504.89平方米,植被恢复区249647.19
平方米,治理区椰丝草毯植草护坡面积98631
平方米,种植松树77920株,条播植草17.21公顷,种植爬山虎100株,边坡防护98631.05
平方米。专家组充分肯定项目所取得的成果,认为基本达到了预期的治理目标。  栽得梧桐树,不愁凤凰来。目前,已有多家投资单位看中了这块宝地,签约投资建厂。相信不久的将来,这里又将呈现一片繁荣的建设景象。昔日荒芜的废弃稀土矿山,将成为推动发展的“绿色银行”和脱贫致富的“聚宝盆”。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日前发布的2014年度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情况的数据显示,去年该省矿业开发实现工业总产值519.34亿元,较上年增加了126.49亿元,同比增长32.2;实现利润总额96.77亿元,较上一年度增加了8.896亿元,同比增长10.12。全省矿业开发实现工业总产值占全省GDP
2301.12亿元的22.59,仍然显现对该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作用。  据介绍,2014年青海省国土资源部门采取积极应对经济下滑的形势,采取有力措施,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以提高资源配置的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加强和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管理,整顿矿产资源开发市场秩序,提升服务能力,规范矿山开采,引导优化生产结构和布局,切实提高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水平,坚持生态优先,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在调整转型中呈现新的变化,延续良好势头,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青海全省共有各类矿山844家,其中青海油田分公司各矿山计为1家。按生产状况划分,包括生产矿山434家、停产矿山338家、筹建矿山72家。按矿山规模分,包括大型矿山36家、中型矿山48家、小型矿山354家、小矿406家;按投资主体分,包括内资企业832家,港、澳、台投资企业6家,外商投资企业6家。  数据显示,青海全省从事矿业开发的人数为63505人,比上年减少8320人;全省开发利用矿产68种,年产矿石总量9950.4万吨。其中固体矿9146.88万吨,液体矿241.15万吨,气体矿688900万立方米合562.37万吨,年产矿石总量比上年减少807.19万吨。

记者昨日关于中国矿运旗下40万吨级大船远卓海轮抵达青岛外海等待靠港的报道,得到了政策支撑。  7月2日,交通运输部官网发布了《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港口接靠40万吨矿石船有关问题的通知》。据此,4个港口的7个泊位在依法履行基本建设程序、满足技术规范要求后,可接靠40万吨矿石船。  有业内人士指出,《通知》的发布,意味着40万吨级超大型矿石运输船终于等到了进入中国港口的许可证。  两部委联合发文  在《通知》中,两部委指出,目前我国沿海港口铁矿石的合理运输体系已经形成,较好地适应了我国钢铁产业布局与发展需要。40万吨铁矿石码头的布局是在现有铁矿石运输体系基础上的优化与完善,既要适应钢铁产业布局和运输需求,也要充分利用现有设施,合理控制码头数量与规模,避免对现有运输体系造成较大不利影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基于上述背景,在综合考虑码头技术条件后,4个港口5座码头共7个泊位出现在布局方案中。其中,大连港大孤山港区铁矿石专用泊位1个,唐山港曹妃甸港区铁矿石码头三期工程2个泊位,青岛港董家口港区铁矿石码头工程1个泊位,宁波-舟山港马迹山铁矿石码头二期工程1个泊位,宁波-舟山港衢山港区鼠浪湖铁矿石码头2个泊位。  《通知》明确,对于符合上述布局方案,有靠泊40万吨矿石船需求的码头,应当依法履行基本建设程序,按国家规定的管理权限申请实施改扩建工程。对不符合布局方案的码头新建及改扩建项目,相关投资主管部门不得核准立项。  从今年2月份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印发《40万吨散货船设计船型尺度及相关设计规定》到《通知》的发布,这意味着40万吨级大船靠泊我国港口终于有据可依。不过,业内人士表示,根据《通知》内容,当前国家对大船靠泊中国港口依然持谨慎态度,并未完全放开。  现在码头整个能力是过剩的,结构性问题突出,这几年船舶大型化进程比较快,再加上区域经济产业转移,结构性矛盾突出,有些码头超负荷运作,有些码头运作率比较低。国家可能也是考虑到新一轮的码头建设、竞争会使得矛盾加剧。一位航运界分析人士这样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国家比较谨慎也是有出发点的,是在慢慢打开窗口。  大船时代终来临  6月30日晚间,中国矿运旗下远卓海轮已抵达青岛外海抛锚,目的地为董家口港。  虽然一直到7月1日,业内人士还在猜测交通运输部允许这一超大型船靠泊的批文出台时间。但显然,远卓海轮释放了强烈的信号。业内直言,40万吨级大船获批挂靠中国港口是一件马上就要到来的事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通知》后标明的日期为6月27日,这也意味着,远卓海轮是作为正规军靠泊。上述分析人士告诉记者,远卓海轮抛锚青岛外海很可能也是在等待国家的相关政策,随着两部委《通知》发布,大船靠港也就名正言顺了。考虑到之前尚未有相关批文,这次40万吨级的大船并没有满载,也许下次再靠泊中国港口,它就能满载而来。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室副主任、航运市场分析师张永锋表示,对巴西矿商而言,这是一个重大利好。中国进口铁矿石,澳大利亚澳矿占的比例比较高,其次就是巴西。大船进来后,巴西的竞争优势就和澳矿比较贴近了。他说,此后,巴澳两者的竞争或会有利于降低矿石的价格。  张永锋同时表示,淡水河谷在大船靠泊中国港口上已经和中国企业合作,但在40万吨级大船可以靠泊中国港口后,不排除它还会同时自己培养运输队伍、成立运输公司单干。  一直以来,包括青岛董家口港、大连港、湛江港、连云港等在内的中国港口,都在不断加快超大型矿石码头的建设,同时进行大船进出港作业试验。在业界看来,大船来后,港口大型泊位的利用率将会顺势提高。现在船舶都有大型化的趋势,传统的10万吨、18万吨级的船舶压力会越来越大。张永锋告诉记者,船舶大型化后,带来的就是码头改造以适应市场形势。尽管根据《通知》来看,此次40万吨级大船靠泊港口多选择在长江以北,但未来不排除在东南、华南也会有所布局。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