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有一些公司可能在竞购黄金产业资产,大部分大中型黄金生产商的成本削减或许已经到了

金矿业开始展现出活力,并购活动升温,业内资深人士也在创立新公司并寻找项目;大家希望借金价疲软的有利条件为重新起飞打好基础。金价下行已将近四年,现金紧缺和债务累累的金矿企业纷纷变卖资产、并购整合或是关闭业务。  根据金属顾问公司汤森路透旗下黄金矿业服务公司的数据,今年前五个月金矿企业已完成并购交易的总额已达30亿美元,是2014年同期水平的两倍。  与此同时,随着股市接近历史新高,一些基金经理也在关注金矿领域。根据汤森路透的数据,总部位于巴黎的资产管理公司CarmignacGestion今年季度买进1,165万股估值高的金矿公司Goldcorp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第八大股东。Carmignac拒绝就本文接受专访。  矿业类权益展现出良好价值,有这种看法的人越来越多,总部位于墨尔本的LionSelectionGroup的基金经理HedleyWiddup表示,该基金投资于较小的矿业公司和勘探公司。  自年初以来,人气发生了改变,他说,尽管还不是非常普遍。  当然,谁也不会期望复苏一夜之间降临,该行业的痛楚仍随处可见–破产申请、裁员以及整个行业的削减成本之风。  虽然金价今年预计不会复苏,但反弹可能在明年开始,只是幅度缓慢而已。黄金矿业服务公司预计今年黄金均价每盎司1,170美元,低于当前的1,185美元。2016年金价预计为1,250美元。  我们感觉终于可以收购项目了,加拿大金矿公司OrlaMining的首席执行官MarcPrefontaine表示。该公司本月开始运营。他说不知道金市什么时候会反弹,但感觉不会再下跌了。  Prefontaine说,全面回归金矿产业的条件已经成熟。他曾担任GraydResources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在2011年以2.75亿美元出售给Agnico-EagleMines。  多元投资者的兴趣大增  助燃金价反弹预期的是所谓的多元投资者重新入市。这类资产管理业者并非专门投资金矿企业。普华永道的数据显示,由于多元投资者撤离矿业板块,在2012年至2014年底期间,大40家金矿企业的市值蒸发了36,至7,910亿美元。  在经纪商会议上,来自多元投资者的兴趣在增加,金矿使用权公司Franco-Nevada的首席执行官DavidHarquail说。这些多元投资者通常在黄金板块没有持仓。  路透旗下基金分析公司理柏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非专注于黄金的共同基金,在大11家金矿企业的持股增加了近一倍。持有金矿企业股份的共同基金数量也有所增加。  南非Investec的基金经理HanrRossouw说,他一直在和别人讨论,现在是不是重新投资矿业类股的合适时机。  我并不认为大宗商品价格会在当前基础上大幅上涨,但我认为个别公司削减成本的能力将使他们的表现各不相同,他说。在黄金股中,他亲睐南非的AngloGoldAshanti。  第七大黄金生产商KinrossGold发言人AndreaMandel-Campbell表示,近几个月有少数几位大型多元投资者投入该公司股票。但她拒绝具体指名。  市场意识到这个行业价值浮现,开始认为目前这些公司的治理改善。金矿业大股东之一VanEck的投资组合经理JosephForster称。包括BarrickGold澳大拉西亚资产在内的一些待售资产,吸引到多方出价,可能显示这个行业展望转好。  让我们面对事实:当前有一些公司可能在竞购黄金产业资产,是正面的现象。加拿大NewmarketGold执行长DouglasForster说。该公司上个月公布了一项1.9亿美元的合并案。Newmarket受到LukasLundin和RandallOliphant这两位知名金矿业老手的支持。  但对其他人而言,需求转强、供应转弱,尤其对黄金而言、还需美元走弱等重新投入采矿行业的信号,却还不十分明显。  我不是真的看空,但我没有看到确实看涨的触发信号。因此,我的态度还是比较审慎,目前的持仓相当低。富达投资的投资组合经理DarrenLekkerkerker说。

关于煤炭,近期有两条消息值得关注。近日,有法媒报道称,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在推动法国在两年内关闭所有煤电厂。世界银行方面也在日前表示,今后数十年间,煤炭使用量可能大幅减少。  据人民网能源舆情监测分析,种种迹象表明,煤炭在全球能源中的比重将会逐渐降低。不过就我国目前的能源现状来看,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煤炭都将是在能源结构中占比最大的单一能源品类。同时,我国又面临较严重的环境问题。这就给煤炭行业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包括采取走清洁化路线、加快优质产能建设步伐、加速重组整合等举措,以期实现煤炭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可以预见,2018年,上述举措将会持续推进。从长远来看,随着核能、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的发展,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占比逐渐下降的趋势将延续下去。  虽然煤炭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呈下降趋势,但在中短期主体能源地位较难改变,实现煤炭转型发展是我国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人民日报》援引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理事长张绍强的观点认为,应该科学有序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据报道,我国已经突破大型燃煤超低排放发电技术,煤炭也能烧出低排放。在今年1月举行的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燃煤机组超低排放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这是我国煤炭清洁利用迈出的大步子。  据统计,2017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44.9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的60.4%,比上年下降1.6个百分点。  据报道,我国煤电机组污染物排放控制指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生产侧而言,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迈出实质步伐。煤炭质量更优,2017年我国原煤入选率为70.2%,同比提高1.3个百分点;资源综合利用推进,2017年全国煤矸石综合利用处置率达67.3%。  张绍强说,我国已经突破大型燃煤超低排放发电技术,燃煤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达到甚至优于国家天然气发电排放标准,“所增加的发电成本大概2分~3分/千瓦时,新增成本不足10%,比燃气发电成本低。”除了超低排放工程,煤电领域节能改造、灵活性改造也在加快推进。  在煤炭深加工方面,我国工艺国产化水平提高,部分关键技术领跑国际,以煤为原料可以生产出超清洁柴油、天然气等。不过,《人民日报》援引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韩文科的观点认为,煤化工可以发展,但规模应当适度有序,尤其要在生态环境可承受的范围内。  国家能源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统筹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2018年能源工作重点任务之一,我们将在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的基础上,着力提高电煤在煤炭消费中的比重,争取到‘十三五’末,电煤比重提高到55%左右,30万千瓦级以及具备条件的燃煤机组全部实现超低排放。”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前不久发布了《2017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媒体和业内专家对煤炭行业未来的政策动向进行了介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孙守仁表示,煤炭行业兼并重组的主要思路是坚持市场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地方政府大力支持引导、创造条件。坚持做强、做优、做大主业,与煤炭上下游产业融合发展。坚持不断提高产业集中度,优化产业布局。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宏表示,今后一个时期,结构性去产能应以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构建现代化煤炭经济体系,推动煤炭工业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发展。  2017年,煤炭行业在“去产能”、“减量置换”等政策调控和总需求提升带动下,全年景气程度保持较高水平,煤炭价格保持中高位运行。2018年,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推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将会是煤炭去产能、促发展的主基调。在此情形下,今年的煤炭市场走向值得关注。  一些上市煤企在年报中对此做出了预测。中国神华预计煤炭需求保持基本稳定,动力煤需求仍将呈现季节性波动特征。尽管仍受环保、安全等因素的制约,但随着优质产能释放相关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国内煤炭供应能力将逐步提高,预计2018年煤炭产量将有所增加。  兖州煤业表示,随着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入,预计2018年煤炭市场供需将保持基本平衡态势,煤炭价格总体平稳。中煤能源表示,煤炭消费需求预计同比保持增长,国内先进产能加快释放,煤炭供给有望增加。加之去产能持续推进,落后产能进一步减少,预计2018年煤炭供需形势基本平衡,但有效产能相对不足,个别时段、局部区域供应可能偏紧。煤炭价格预计先高后低、逐步向合理区间回归。  恒源煤电认为,煤炭作为国家主体基础能源的地位不会改变,煤炭产业依然大有可为。预计到2020年,具备生产能力的煤矿产能在现有基础上将净增3亿~4亿吨/年,加上每年2亿吨左右的煤炭净进口,总供给能力大幅增加,全国煤炭产能过剩问题依然突出。  开滦股份认为,2018年,继续推进煤炭去产能、优化升级产业结构仍为重中之重,国内煤炭行业的供求平衡将会呈现动态调整的局面。  新集能源表示,我国煤炭产能过剩局面并没有根本改变,加之国家持续加大调控力度,中长期来看煤炭价格将理性回归。

GMPSecurities的分析师们发表了研究报告称,大部分大中型黄金生产商的成本削减或许已经到了。  该机构指出,尽管黄金矿企在持续削减成本,但其边际收益却一直在下降。  GMPSecurities的报告指出,大部分黄金生产商都期望金价能有持续的回升,使得他们的边际收益也能够回升,以逆转目前一些对长期而言有效的活动的削减。  然而事实却是,过去18个月金价一直处在相当平淡的水平。  报告指出,黄金生产商的成本在2013年开始下降,今年的预期也将低于两年前。  一些的生产商的平均全部维持成本下降了8,从2013年的1035美元/盎司下降到今年预期的958美元/盎司。  中等规模的矿企AISC平均从963下降到900美元/盎司,降幅7  然而,金价却从2013年的1225美元下降了16。  GMPSecurities表示,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很难说矿企的成本削减还能再削减多少。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