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带集中了全球10%的铜矿资源和70%的钴矿资源,  4月份纽卡斯尔港3个码头库存均有下降

2015年1-4月瓦拉塔港务集团负责运营的纽卡斯尔港1号卡林顿码头、2号库拉冈码头累计吞吐量为4077万吨,较猎人谷煤炭供应链协调机构公布的预期吞吐量少630万吨。  3号码头由纽卡斯尔煤炭基建集团负责运营。  4月份,猎人谷煤炭供应链协调机构计划从猎人谷煤矿外运煤炭1485万吨至纽卡斯尔港的3个码头,但实际到港量只有975万吨,同比下降18,环比下降25。  1-4月,纽卡斯尔港的3个码头煤炭累计到港量为4950万吨,较预期到港量少776万吨。  4月份,瓦拉塔港务集团运营的2号码头共有55艘运煤船,平均装船时间为20小时,等待泊位的平均时间为8.7天;1-4月该码头累计装煤船只为297艘,较预期运煤船只数增加2艘。  4月份,1号码头共有17艘运煤船,平均装船时间为26小时,等待泊位的平均时间为7.8天,猎人谷煤炭供应协协调机构称。  1-4月,1号码头累计入港船只为85艘,跟预期到港船只数一致。  4月份,纽卡斯尔港1、2号码头煤炭实际到港量为730万吨,实际入港船只为29艘,该机构称。3月份,1、2号码头煤炭吞吐量为870万吨。  预计5月份1、2号码头的煤炭吞吐量为700万吨,根据下游用户需求预计入港船只数为32艘,该机构在报告中说。  4月入港船只较3月入港船只多12艘。  生产商预计,5月、6月煤炭到港量分别为930万吨、910万吨。  4月份,1号码头库存为12.9万吨,环比下降10.7万吨;2号码头库存为113万吨,环比仅下降6万吨。1、2号码头总库存为126万吨,环比下降16.6万吨。  4月份纽卡斯尔港3个码头库存均有下降,但码头相关发言人均称会采取措施恢复库存。

上周五,沪铝主力合约早间开于14250元/吨,日内金属大跌,沪铝亦增仓下行刷新前低,触及14020元/吨,由于今年春节后下游需求迟迟未能表现出旺季应有的热度,尤其是建筑型材行业,因此短期供需压力较大。另外,由于美国提高进口铝关税等原因,铝价因此受到了影响。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铝价的波动或许与近期工信部提出的2018年有色金属行业工作考虑有关。3月2日,工信部强调,铜、铝等有色金属品种金融属性强,为防范资本市场过度炒作,工信部将会同相关部门和有色协会,加强对铝等有色金属的价格监测,做好信息发布和政策引导,避免投机性炒作对市场产生过度影响。  铝行业仍需政策支持  对于上述工信部强调的内容,我国铝行业龙头企业中铝集团,近日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2017年以来,工信部等有关部委积极推进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工作,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中铝集团对有关部委的工作高度认可。2018年,希望工信部等有关部委继续加大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工作力度,对铝工业发展综合施策,努力为行业持续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同时,中铝集团表示,2017年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取得阶段性成果。但电解铝行业向好发展的基础尚不牢固,盲目投资、无序发展、布局不够合理、产业集中度不高等深层次问题尚未根本解决,严管严控电解铝新增产能任务仍然艰巨。  为了巩固改革的成果,希望工信部等有关部门进一步强化政策的执行力度,对行业发展从违规治理、供给质量提升、安全环保、电力供应、监督检查等多方面入手综合施策,防止一些投机企业“开倒车”使改革的成果付之东流,切实为中国铝行业健康有序发展营造公平的政策环境。同时,及时发布有色金属尤其是电解铝的景气指数变化情况,为行业发展提供指导。中铝集团将严格落实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各项措施,不折不扣地推进各项工作,加快电解铝合金化、高纯化、材料化进程,转变发展方式,提高发展质量。  对于电解铝产能过剩的问题,中铝集团表示,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内铝锭社会库存持续高位运行。目前,库存已高达210万吨,预计3月末将达到240万吨-250万吨。该库存水平远高于金融危机发生后的社会库存量。同时,尽管供给侧改革和环保督查导致的停产已经暂告结束,但合规新产能以及买到指标的企业投产欲望较强,运行产能未来将呈现缓慢增长态势。由于当前的铝价不足以刺激铝厂减产,企业对原料价格下滑存在预期,亏损企业仍在保持生产,2月底,电解铝开工率83%,运行产能3625万吨,预计2018年市场供应量将达到3900万吨。但从消费情况看,2017年消费量3540万吨,预计2018年将增加到3760万吨,主要的增长领域为交通、包装和航空航天等,市场供应过剩仍将超过100万吨。  而对于铝行业的发展,中铝集团认为,截至2017年底,我国氧化铝生产能力已达8000万吨,可以满足4100万吨电解铝生产需要。随着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工作的推进,电解铝无序发展的势头已经得到遏制,其运行产能目前已稳定在3600万吨左右。2018年,即使有新建合规电解铝生产能力投产,预计运行产能增长空间大约300万吨。但从目前氧化铝的发展趋势看,预计2018年底氧化铝总产能将进一步上升到8500万吨,2020年前,国内氧化铝总产能将突破1亿吨。产能的快速增长,一方面将不断加剧氧化铝的供应过剩,造成市场下行,恶化行业生存与发展环境;另一方面,目前国内铝土矿资源储备不足全球3%,资源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50%,产能的快速扩张将极大地缩短国内资源服务年限,资源受制于人的压力越来越大。建议国家加强对氧化铝行业发展的指导、协调和监督,尽快研究制订配套的管理办法,及早遏止产业无序发展势头,使我国铝产业上中下游发展更协调、更具可持续性。  对于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对进口铝制品征收10%关税这一问题,中铝集团方面表示,面对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加剧、国内供应过剩压力不断加大等不利因素,建议国家出台政策,加快完善有色金属新材料产-学-研-用体系建设,积极推进新材料研发与应用,通过扩大消费消化国内供应过剩压力。  铝业龙头公司业绩优异  截至3月11日,南山铝业、中国铝业及云铝股份三家龙头铝业上市公司已发布了年报或年报预告,其中,南山铝业年报显示,2017年实现营收171亿元,同比增长29%;净利16亿元,同比增长22.75%;基本每股收益0.17元,同比增长21.43%。南山铝业表示,2017年铝价总体呈现先升后降趋势,全年均价较2015年、2016年有较大幅度提高。预计北方地区氧化铝企业成本区间在2400元/吨-2800元/吨,西南地区氧化铝企业成本区间在2200元/吨-2500元/吨,在供需格局依然维持紧平衡的大背景下,氧化铝价格将在成本线上方100元-300元区间波动。  虽然中国铝业和云铝股份尚未发布2017年年报,但据两家公司年报预告显示,中国铝业预计实现净利润13.6亿元,同比增长269%,公司称,本期业绩预增主要是因为国家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实施严格的环境保护政策,及公司优化产业布局、持续降本增效,使得公司主营产品毛利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  云铝股份方面则预计2017年1月份至12月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6.5亿元,同比增加488%。公司称,报告期内,抓住国家大力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铝行业供需关系明显改善,铝产品市场价格回升的有利时机,精心做好生产经营工作,大力推进内部挖潜降本并实现满产满销;同时加快项目建设和开放合作的步伐,不断优化完善公司绿色低碳水电铝加工一体化产业链,优化产业结构布局,公司综合竞争能力和盈利能力进一步得到增强,经营业绩明显提升。

中非铜钴矿带既是世界上第三大铜矿富集区,也是世界上资源储量最大、矿床分布密度最高的沉积-改造型(沙巴型或加丹加型)铜钴矿成矿带,吸引了嘉能可、第一量子等国际矿业公司,以及华刚矿业、紫金矿业、洛阳钼业、华友钴业等一批中资矿业公司,在其投资开发矿业项目。本文对中非铜钴矿带进行了详细阐述,并对在刚果(金)和赞比亚投资的主要矿业公司及所属矿床进行了系统全面的梳理。  一、中非铜钴矿带概述  地理概念上,中非铜钴矿带包括刚果金南部3个省份和赞比亚北部2个省份,即刚果金的科卢韦齐、卢阿拉巴、卢本巴希省和赞比亚的铜带、西北省。面积约10万平方千米。  二、中非铜钴矿带地质特征  (一)综述  该矿带是世界上第三大铜矿富集区,仅次于“南美洲安第斯山铜矿带”和“北美洲美国西南部-墨西哥铜矿带”的世界第三大铜矿带,但却是世界上资源储量最大、矿床分布密度最高的沉积-改造型(沙巴型或加丹加型)铜钴矿成矿带。矿带延伸700km,宽度150km。含矿地层为新元古代加丹加超群(Katanga
group)的罗安组(Roan),迪佩特组及木瓦夏组也有分布。  由于后期碰撞造山运动使得地层发育明显的褶皱和逆冲构造,形成著名的卢菲连(卢菲利安)弧形构造带(Lufilian
Arc)。该带集中了全球10%的铜矿资源和70%的钴矿资源,矿化特征为顺层产出的浸染状、条带状、网脉状含铜-钴硫化物(黄铜矿、辉铜矿、斑铜矿、硫铜钴矿、方硫钴矿等),含矿岩性为以黑色(杂色)碳质砂岩(板岩)、白云质泥岩、少量砂砾岩。  (二)成因  加丹加铜钴矿带内的含矿岩性相对稳定,物质成分变化不大,均与碎屑岩-碳酸盐岩建造有关。其成因也有争议,但比较公认的是同生沉积成岩-后期热流改造-表生氧化富集这一复合成因类型。  (三)找矿前景  刚果金一侧,应围绕科卢韦齐推覆体、Gule-Tondo推覆体、丰古鲁梅推覆体等,沿已知矿床的同一褶皱构造方向追索罗安组含矿地层;另外,堪苏祁铜矿南部沿利卡西-科卢韦齐主干公路两侧有9000km2的空白区,找矿潜力很大。(万宝资源:李向前)  赞比亚一侧,由于铜带省相对工作程度高,有利地段已被瓜分完毕,所以未来远景区以西北省为主,公认的找矿远景区是四周被加丹加超群的变质沉积岩包围的4个基底片麻岩穹隆——Luswishi、Solwezi、Mwombezhi、Kabompo。(地科院:肖波)  三、刚果金和赞比亚的铜钴矿业  (一)刚果金主要矿业公司及所属矿床  1、国有矿业公司  国有矿业公司主要是国家矿业公司和刚果(金)工业矿业公司。  国家矿业总公司(Générale
des Carrièreset des
Mines-GECAMINES—GCM):原为比利时在加丹加省的矿业联合公司,成立于1906年,1967年被收归国有。现为刚果(金)最大的国营矿业公司,总部设在卢本巴希。该公司原有铜钴矿权18900km2,铜钴资源量分别为5600万吨及400万吨;锡及共生铌钽稀有金属矿权14000km2。有终身矿业开发权。公司下设西部集团、中部集团和南部集团。历史上曾经有多个露天和地下开采场及大型铜、钴、锌等冶炼厂。其矿产品出口额一度占刚果(金)出口额的70%。现在,该公司设备老化,管理不善,投资匮乏,数次陷入破产危机。  2002年7月,刚果(金)政府颁发了第一部矿业法,从此打破了国家对矿产业的垄断格局。开始允许外资和民间资本进入刚果(金)的矿业领域。国家矿业公司开始与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比利时、中国及南非等国的矿业公司成立联合作业体,共同开采其所辖矿区。  刚果工业矿业公司(Socéte
de Développement Industriel et Minier
duCongo-SODIMICO):成立于1969年,最初为une
sociétéparactionàresponsabilitélimitée,刚果(金)国家占有20%的股份,日本股东占8%股份(后撤资)。2002改组为国有公司,公司所在卢本巴西市。该公司拥有的矿产资源储量:铜203万吨,其中在MUSOSHI的铀储量为190万吨,含量3%;在KINSENDA的铜储量为12万吨,铜含量5%。该公司拥有矿区面积82723平方公里,5个矿业开发区块。  2、外资矿业公司及矿业项目  1997年以来,刚果(金)国家矿业公司引进外资,目前主要外资铜钴资源项目有:  (1)嘉能可公司(Glencore)控股的KCC公司和穆坦达(Mutunda)公司  嘉能可公司目前持有Mutunda铜钴矿项目100%的股份和Katanga矿山約86.33%股份。Mutunda铜钴矿位于Lualaba省,是嘉能可公司的主要资产,2016年生产了20余万吨电解铜及2.4万吨氢氧化钴。此外,Mutanda拥有每天生产390吨硫酸及73吨二氧化硫的装机容量,以供湿法冶炼厂使用。Katanga矿于2015年9月暂停生产,原有产能为11.3万吨/年电解铜,计划于2017年下半年完成扩产后恢复生产。  (2)TFM矿业公司(Tenke
FungurumeMining)  TFM铜钴矿位于刚果(金)卢阿拉巴省,是刚果(金)目前产能最大的铜钴矿项目。矿权面积1437平方公里,交易时矿山保有储量铜471.81万吨,品位铜2.6%、钴0.3%,预测远景资源量3.14亿吨,品位铜4%、钴0.25%。  在洛钼收购前,美国自由港占股56%、加拿大Lundin矿业公司占股24%、刚果(金)国家矿业公司占股20%。2015年,TFM矿铜钴产量分别为20.4万吨和1.6万吨,占刚当年全国铜钴总产量的19.62%和19.16%。  (3)澳大利亚Anvil矿业公司  除Kinsevere铜矿资产转让给中国五矿MMG外,还有两个重要资产:Dikulushi铜银矿,探明+控制资源储量铜194万吨,品位Cu8.59%、Ag266g/t;Kulu尾矿项目,金属铜15.6万吨、钴9千吨,品位Cu1.94%,Co0.11%。  (4)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
Minning(Nikanor)公司)  投资企业有5个,全部产能有铜300,000吨/年、钴约为30,000吨/年,包括Luilu
Metallurgical Plant,KamotoConcentrator,Kamoto Underground
Mine,Musonoie-T17,Tilwezembe。  (5)第一量子矿业公司(First Quantum
Minerals)  在刚果(金)境内拥有Froniter铜矿山(拥有95%的股权)和Kolwezi尾矿处理项目(拥有65%的股权)。  Frontier铜矿山是第一量子公司通过绿地勘探后转入开发生产的代表性矿业项目之一。2001年1月,第一量子通过刚果(金)子公司Comisa获得Frontier项目的勘探许可,并在2002-2005年投入大规模勘探活动。2005年10月份开展预可行性研究,探明矿石资源量20803万吨,铜品位1.16%。2007年11月矿山生产投产,设计产能铜10万吨/年。  Kolwezi尾矿处理项目是第一量子公司在2006年通过并购上市公司Adastra公司间接获得的。第一量子矿物公司占65%,南非IDC公司占10%,南非IFC公司占7.5%,刚果国家矿业占12.5%,刚果(金)政府占5%。  (6)艾芬豪矿业公司  其Kamoa铜矿已经转让给紫金矿业。而其基普什(Kipushi)锌矿号称世界最富的锌矿,1991开始的钻探过程中曾发现厚141米、品位41%的锌矿,2014年钻孔见到厚达340米、品位44.8%的锌矿。  (7)其它主要矿业公司还有美国OMG公司(卢依斯威施铜钴尾矿浸出项目、卢本巴希炉渣冶炼项目)、印度人投资的Chemaf、Somika公司、中非矿业公司(Camec)Africo
Resources公司等。  3、中资矿业公司  截止2017年第一季度,在刚果金经营的涉铜中资矿业公司有华刚矿业、华友钴业、中铁国际、中色国际、万宝矿产、金川国际、寒锐钴业、盛屯矿业、紫金矿业、腾远矿业等。  (1)华刚矿业  基于刚果(金)政府“资源换项目”政策,2007年12月28日由刚果(金)政府和国家矿业公司与中国企业集团签订协议(有效期至2024年4月3日),成立华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其中中方企业集团占68%,刚方占32%。  根据协议华刚矿业依法取得采矿权证书编号:CAMIPE
9681、9682,矿权面积10.91平方公里。2011年由华勘局完成详查,估算资源量(122b+333)矿石量2.56亿吨,铜品位3.45%,钴品位0.215%,铜金属量886.21万吨,钴金属量61.62万吨;再加上这两个矿体上下盘的小矿体,全矿区的铜金属量已在1000万吨以上,伴生的钴金属量在70万吨左右。  2015年11月矿山一期投产,设计产能为年产25万吨金属铜、6000吨氢氧化钴及20万吨硫酸。  (2)紫金矿业  紫金矿业通过收购艾芬豪公司(IvanhoeMines
Limited)持有的卡莫阿控股有限公司49.5%的股权及股东贷款,间接控股Kamoa铜业,卡莫阿控股持有Kamoa铜业80%股份。  2013年英国AMEC公司按照NI43-101标准估算,Kamoa铜矿控制铜金属资源量1970万吨,品位2.67%,推断铜金属资源量446万吨,品位1.96%,。2017年4月艾芬豪执行主席宣布,Kamoa外围Kakula找矿取得突破,全矿区估算资源量超过3000万吨。  2014年11月紫金矿业收购华友钴业持有的姆索诺伊矿业51%的股权。2011年华勘局详查估算总资源量(332+333)矿石量3831.05万吨,铜金属量151.48万吨,铜平均品位3.95%,Co0.11%。  (3)洛阳钼业  2016年5月9日,洛阳钼业全资子公司洛阳钼业控股有限公司与自由港公司签署协议,以26.5亿美元收购Tenke
Fungurume56%的股权。2016年11月15日,中国私募股权基金渤海华美基金宣布,以11.36亿美元购买Tenke铜钴矿项目24%股权。2017年6月2日完成股权交割。  (4)其它中资企业  2016年,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与刚果(金)国家矿业总公司就Deziwa矿山筹资建设及运营达成协议;2014年4月18日,中国有色集团的中色矿业投资刚果(金)的2万吨阴极铜湿法冶炼项目举行投产仪式。  2015年,华友钴业收购刚果(金)PE527铜钴矿权区。还有更早投资的中国北方万宝矿产的卡莫亚矿区(面积约为9
.35平方千米,已探获铜资源量137万吨,钴资源量33万吨)。中铁国际建成投产的绿纱铜钴矿山、MKM铜钴矿山。  大量的中资公司涉足刚果金矿业,首选目标是其控制全球市场的钴资源,其次也有其富、大、浅的铜矿资源。  (二)赞比亚主要矿业公司及所属矿床  赞比亚铜矿的开采始于18世纪,但大规模的开采是从20世纪初开始的。1960s赞比亚独立后实行矿山国有化,全部矿山私有化自1991年开始十年内完成。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和国家实施暴利税机制,矿业遭受较大冲击,大部分矿山关停。2010年开始复产增产。  1、印度控股公司韦丹塔集团((Vedanta
Resources
PLC伦敦上市)与孔科拉铜业公司(KCM)  KCM为赞比亚第二大铜、钴生产商。私有化初期,被英美资源(Rhodesion
Anglo American
Corporation)控股,2004年Vedanta以4900万美元购买KCM51%股份,赞比亚铜业投资公司(ZCI)持股28%,赞比亚联合铜矿投资控股公司(ZCCM-IH)持股20%。KCM的设计产能为金属铜40万吨/年,钴4000吨/年。该公司在赞比亚拥有四处矿山,以及年产能30万吨的恩昌加(Nchanga)铜炼厂,为赞比亚第一大冶炼厂。2016-2017财政年度的成品铜产量为18万吨。KCM所属矿山简介如下:  (1)孔科拉(Konkola)铜矿  孔科拉铜矿有三条主要矿体,私有化时的资源储量见下表。  金诚信:Konkola矿目前探明储量2.84亿吨,品位3.24%  矿山采用地下开采方式,开采深度800—1200米,设计产能950万吨矿石/年。是世界著名大水矿山,日均排水45万吨,排水费用占矿山生产成本30%。  (2)恩昌加(Nchanga)铜、钴矿床  该矿区发现可采矿体14条,在钦戈拉(Chingola)一带还有3条含白云岩的矿化层,属难熔矿石。近几年Vedanta集团投资,开始开发利用该部分矿石。其私有化时的资源储量见下表。  2、中色建设非洲矿业公司  (1)谦比希(Chambishi)铜矿  1998年6月,中色建设与赞比亚联合铜矿公司(ZCCM)合资组建中色非洲矿业公司,中方持股85%,ZCCM持股15%。项目第一期投资1.5亿美元,谦比希铜矿于2003年7月投产。转让时的铜资源储量501万吨,铜平均品位2.19%;其东南矿体含钴金属15.5万吨,品位不详。  (2)卢安夏铜矿(Luanshya)  卢安夏铜矿是铜带省开发最早并连续生产的矿山(1931—2001年)。2008年因控股股东荷兰恩亚控股陷入困境,使得卢安夏铜业全部停产。2009年10月13日,中色建设以5000万美元收购卢安夏铜业80%股份,矿业资产包括Baluba矿区和Muliashi露天区。转让时矿山保有资源储量铜257万吨、伴生钴10万吨,品位铜1.41%。更有利条件是卢安夏铜矿距谦比希铜矿35Km。  3、莫帕尼铜业公司(Mopani
CopperMines)—MCM  MCM的股份结构为嘉能可国际(GlencoreInternational)73%,第一量子17%,ZCCM10%。拥有矿山穆富利拉铜矿(Mufulira)和恩卡纳铜矿(Nkana)。2017年第一季度MCM铜产量为8,100吨,较去年同期减少2,700吨(25%)。  (1)穆富利拉铜矿:位于卢弗背斜东翼,自地表向下有A、B、C三层矿体。私有化时的资源储量见下表。  (2)恩卡纳铜矿(Nkana):位于恩卡纳复向斜东翼,矿体断续延长14km。空间上分为5个独立的矿山,分别为中央竖井、南部竖井、明多拉竖井、E区露天矿和明多拉露天矿,私有化时的资源储量见下表。  4、第一量子矿业公司(First
Quantum
Minerals)  第一量子在赞比亚拥有坎桑什(Kansanshi)和布瓦纳库布瓦(Bwana
Mkubwa)两个铜矿。  坎桑什铜矿于1899年开始开发,1914年暂停,1927年恢复地下开采,1977年开始露采。2003年9月第一量子入主扩产,2005年初复产,设计产能15万吨铜/年。复产时的矿山探明储量1.42亿吨,铜金属量203万吨,铜品位1.43%,伴生金0.22g/t。资料显示,坎桑什铜矿进一步找矿的潜力还非常大,垂向延深超过1300米。  5、其它矿业公司及矿山  澳大利亚的Equinox矿业有限公司(EML),于2005年开始建设西北省卢姆瓦那(Lumwana)铜矿,2008年投产,设计年产铜14万吨,钴1000吨。该矿探明+控制储量2.7亿吨,品位1.1%,远景资源量6.32亿吨。  还没有开发的铜矿有西北省姆富布韦(Mufumbwe)铜矿,探明矿石储量720万吨,铜品位2.2%。西北省卡隆瓜(Kalungwa)铜矿,探明矿石储量160万吨,品位6.45%。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