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是从页岩层中开采出来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  这是该公司连续第三年削减资本支出预算

地质部门的最新勘查成果显示,位于青藏高原东部的青海省页岩气资源丰富,分布面积约45万平方公里,达到全省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二,大致相当于7个宁夏、4个半浙江省面积。  页岩气是从页岩层中开采出来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与常规天然气相比,页岩气具有开采寿命长、对环境破坏小等优点。  据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总工程师潘彤介绍,青海在特殊构造背景的影响下,形成了以黑色页岩为主体特点的烃源岩层系,分布面积约45万平方公里、累计最大地层厚度超过10千米。  “青海晚古生代、中生代分布范围广、地层厚度大、有机质含量较高,可作为青海页岩气勘探研究的重要层系之一。”潘彤说。  目前,由中国地质调查局在中国西北地区实施了侏罗系第一口页岩气探井——柴页1井,发现页岩层段累计厚度达141.42米,已有资料数据显示具有良好的开发前景。  另外,还在柴达木盆地北缘实施了西北地区第二口以侏罗系、石炭系地层为目的层的页岩气探井——德页1井。这些都为柴达木盆地未来进行页岩气的大规模勘查开发提供了依据。

“目前,中国华东、华南沿海省区的许多电厂已经对燃煤锅炉进行改造,转向使用进口煤,进口煤已经成为了刚性需求,进口煤市场对国内市场带来了明显的冲击”,12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说。  当日,“2014年中国煤炭市场高峰论坛暨煤炭交易会”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举行,由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以及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陕西煤炭交易中心等中国六大煤炭交易中心主办。  王显政称,2013年以来世界经济低迷的态势并未改变,受国际经济大环境影响,加之页岩气挤占电煤消费量,全球煤炭需求低迷,国际煤炭供大于求的局面依旧,煤炭进口的大量增加给中国带来了充足的煤炭供应。  据统计,2013年前11个月,中国煤炭累计进口2.9亿吨,同比增加15.1%,进口均价每吨89.2美元,同比下跌11.7%,全年的煤炭进口量或将达到3.2亿吨。另外,前11个月,中国累计出口煤炭694万吨。  从贸易流向看,印尼和澳大利亚是中国、日本、韩国的主要进口煤来源地;俄罗斯、美国、哥伦比亚、南非的煤炭则主要出口到欧洲、南美等地,少部分出口到亚太地区。  王显政展望2014年中国煤炭进口情况,他说,世界各地除亚太地区外,煤炭消费比重均呈下降趋势。目前亚太地区煤炭消费量已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一半以上,未来煤炭消费增量仍集中在该地区,尤其是中国和印度两国。  “随着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北半球煤炭市场需求季节性增强,未来一段时期进口煤下游采购需求明显增多,同时国际上部分国家受不同外因影响外运受阻,也将进一步推升国际煤炭价格上涨”,王显政说。

矿业长达数十年的繁荣期正在冷却,近段时期全球三大矿山接连宣布了缩减开支的消息。巴西铁矿石巨头淡水河谷近日宣布,明年的资本开支预算将由今年的163亿美元降为148亿美元。这是其连续3年减少开支预算。  值得一提的是,另两大铁矿石生产巨头必和必拓和力拓集团也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等方式削减支出。必和必拓称,今年的支出水平将由去年的217亿美元削减至150亿美元以内。力拓则在今年削减20亿美元的基础上,还计划大幅削减开支。  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三大矿山缩减开支是基于对行业周期的判断,为提高盈利水平肯定要想方设法来降低成本。“钢铁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矿山的总体盈利能力也不及往年。”  有分析师称,国内钢铁行业长期去产能的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三大矿山的铁矿石需求。  大型矿山削减开支/  据外媒报道,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称,公司2014年的资本及研发开支预算将削减15亿美元,从今年的163亿美元降低至148亿美元。  这是该公司连续第三年削减资本支出预算,也是其自2010年以来开支水平的最低值。“近两年铁矿石价格总体下降,对矿山的盈利水平形成很大影响。”邱跃成说。  淡水河谷集团首席执行长MuriloFerreira表示,公司正在致力于降低生产成本,发展毛利率较高的矿场,以强化股东回馈。  有类似计划的还有全球第二大矿业公司力拓集团。力拓日前宣布,公司已经实现并超出了在年底以前将运营支出削减20亿美元的目标,并称其明年将把偿还公司债务放在优先位置。  据了解,力拓集团从2012年以来已经裁员3800名,还有3000名员工因资产出售被迫下岗。  12月3日,力拓集团首席执行官萨姆·威尔士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正在削减资本支出,并且将会进一步减少支出。”  资料显示,力拓去年的债务净额已经上升至190多亿美元,急需削减支出扩大利润来保持其信用等级。在未来两年,力拓还将进一步削减开支。他们在一份投资者简报中表示,明年的预算将从今年的140亿美元左右降低为110亿美元,到2015年,资本支出预算将控制在80亿美元以内。  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也在近日暗示,可能会尝试将公司的年度支出控制在150亿美元之内。在现有财年里,必和必拓制定的预算为162亿美元左右。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麦肯齐公开表示,公司已在截至2014年6月30日的财年里大幅削减了支出,且可能在未来数年还有进一步削减支出的计划。  需求放缓成主因/  必和必拓在年报中称,随着中国和其他地区市场对铁矿石需求的增长放缓,全球矿业公司需要将关注点转向成本控制。  以中国为例,2014年,全国粗钢产量预计增幅将有所放缓。对铁矿石的需求也在下降。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预计,2014年的粗钢产量增速将由今年的6.7%放缓至3.8%。  铁矿石价格从2011年后整体处于下跌趋势。据邱跃成介绍,2009~2010年,铁矿石价格维持在180美元/吨以上,最高时超过200美元/吨。他认为,这个趋势还会持续,因为2014~2015年是矿山新增产能集中释放期,“但全球粗钢产量增速已明显放缓,难以消化铁矿石的增量”。  淡水河谷铁矿石和策略部门主管JoseCarlosMartins也表达过类似观点。他认为,由于中国对钢材消费量减少及矿企不断提高产量,到2018年铁矿石生产厂家的产能将超过需求的5%~6%;到2020年全球铁矿石产能可能达到约16亿吨,而消费量预计在15亿吨。  业内人士认为,国内钢铁行业将在近5年内,开展长期的去产能化进程,企业对铁矿石等原料的需求将出现大幅减弱。“在2010结束长协定价后,外矿价格主要由指数定价、招标等为主。后期中国的海外权益矿增加,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三大矿山的定价垄断地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