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认为,把中国矿业报办成千百万矿业职工喜爱的群众性报纸

编者按:在《中国矿业报》即将迎来创刊20周年之际,我们尊敬的老领导郭振西同志的自传《难忘岁月》一书也适时由作家出版社公开出版。在这本见证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在矿业领域半个多世纪奋斗传奇的书籍中,用了整整一节的篇幅,详尽地记述了郭老远见卓识,克服种种困难,在有关领导同志的支持下,亲身参与创建、全力关心与支持《中国矿业报》发展的经历。其情之真挚,其爱之拳拳,其心之宽广,让人感怀与动容。在此,我们将书中的这一节刊出,一来向郭老表示我们由衷的敬意与祝福,二来与读者一起回味那段令人难忘的岁月。编发时,略有改动,标题为编者所加。  中国是矿业大国,有2100万矿业职工。这支队伍为给国民经济建设提供矿产资源保障,做出了突出贡献。2100万矿业职工,需要听到党中央的声音;2100万矿业职工,需要掌握国家的矿业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2100万矿业职工,需要普及有关矿业的科技知识;2100万矿业职工,需要了解国内外的矿业信息;2100万矿业职工创造的工作经验和英雄事迹,需要进行广泛的宣传;2100万矿业职工需要通过媒体反映自己的要求、意见和呼声……这就需要办一张矿业报纸,以推进矿业发展,推进矿业体制改革,推进矿业法制建设,为矿业市场经济服务。早在90年代初期,我担任矿管局局长兼矿协秘书长时,就向朱训部长提出建议,将陕西省地矿局主办的《矿产开发报》迁来北京,改版为《中国矿业报》,并作为中国矿业协会主办的一张社团报纸。朱训部长欣然同意了我的建议。  开始,地矿部领导对中国矿协创办一张为大矿业服务的社团报,是非常支持的,并于1993年12月30日召开部长办公会议,做出了有关决定:同意将西安的《矿产开发报》迁来北京,改成《中国矿业报》,为司局级的事业单位;编制40人;同意为报社迁址提供一次性补助;同意由郭振西兼任社长、尹惠宇兼任总编及王振勤3人组成临时领导班子;同意该报由地矿部主管,中国矿业协会、地矿部合办。上述决定体现了地矿部领导的关心、重视、支持。我作为主持中国矿协日常工作的秘书长,眼看即将有一张自己的报纸,非常高兴。  当时办报的准备工作十分紧张,可以说是紧锣密鼓。因为准备工作只有不到半年时间,需要制订办报方案,需要先行试刊,需要联系印刷工厂,需要到新闻主管单位办理注册登记,需要寻找办公地点,需要准备职工住房,需要发行部门的支持。总之,需要做的工作很多。  经过一番筹备后,这张报纸于1993年底从西安迁到了北京,1994年1月2日正式出版。  当时,江泽民总书记给《中国矿业报》题写了报头。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纷纷为这张报纸题字题词。李鹏总理的题词是:“为发展中国矿业服务”;乔石委员长的题词是:“把中国矿业报办成千百万矿业职工喜爱的群众性报纸”。一位国家副主席,一位副总理,五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一位国务委员,十位矿业部门的部长或主管副部长也分别题词。  由此可见,党和国家领导人对矿协创办这张报纸是非常重视和支持的。这对千百万矿业职工是极大的关怀,也是极大的鞭策。当时,矿业报的所有职工,无不为此欢欣鼓舞,决心将这张报纸办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这张报纸至今已办了20个年头。20年的时间,在人类岁月的长河里只是短暂的一瞬,但矿业报走过的历程是艰难的、曲折的。由于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并未夭折。它符合时代的要求,因而生存了下来,而且后来不断成长,不断发展,不断壮大。  《中国矿业报》能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  回顾《中国矿业报》的历程,开局不错,西安迁京是顺利的,边筹备边出版也是顺利的,领导的支持是有目共睹的。但好景不长,从1994年4月到1998年3月的4年间,这张报纸走过了一段艰难的道路。  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两报合并,一套班子两张报纸。《中国矿业报》和《中国地质矿产报》,这是两张性质不同的报纸。当时,地矿部机关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一个地矿部有没有必要办两张报?持这种意见的人显然没有弄明白,两张报纸虽然都是地矿部主管,但一张是为整个矿业服务,一张则是地矿部的机关报,怎么能笼统地说是一个部办两张报纸呢?部领导决定两报合并后,开始并没有行得通,原因很简单:它是违背客观规律的,当然执行起来困难重重。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采用行政命令的办法,强制执行了这一主张,宣布了两报的临时领导班子,结果貌合神离,实际上仍然是两张报纸各自按原样操作着。这种做法,大约维持了4年时间,折腾了一阵子,时光过去了,问题并没有解决。对幼小的《中国矿业报》来说,等于初露头角就当头挨了一棒。  问题的真正原因不在这里,而是有人想把《中国矿业报》扼杀在摇篮里。从《中国矿业报》出生,有人就认为是对另一张报纸的威胁,可是又不敢一下子取消《中国矿业报》,因为这张报是由党中央总书记给题的报名,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于是就采取了迂回办法,不给这张报以生存发展的条件,让其自生自灭。这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后来,对这张报纸,又采取了一些非常的做法。有一位同志在矿业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论述对矿业管理体制的一些看法,提出在我国应该建立集中统一的矿业管理体制,建议国家应成立矿业部。这本来是正常的建议,无须大惊小怪,结果就批评《中国矿业报》是误导。又有一次,《中国矿业报》登了一篇消息,将“全国矿产资源管理委员会”简称“矿管委”,没有简称为“全资委”,又引起了一场风波,说是有意歪曲,如此等等。总之,经常给安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使《中国矿业报》的领导整天提心吊胆,坐卧不安,生怕不知为什么又招来一顿批评。试想,在这种情况下,报纸怎么能生存下去呢?  尽管如此,《中国矿业报》按照为发展矿业服务,为矿山企业服务,为广大读者服务的办报宗旨,紧紧把握办报的大方向,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在困难条件下,报纸一如既往,遵照中央对新闻工作确定的方针,为2100万名矿业职工当好喉舌,宣传党的矿业方针政策,宣传矿业法律法规,宣传矿业战线的好人好事,宣传科技兴矿,宣传矿业科学的管理经验,宣传矿业的先进技术方法,宣传矿业市场动态,宣传国外的先进技术知识等等。  1999年4月16日,我看了《中国地质矿产报》和《中国矿业报》两报社长各自如何学习对方的文章后,写下了如下的一段话:“两位社长的言论,对我也有触动,粗笔简语,也说几句。有竞争对手好,正当的竞争,可以鞭策双方在对手面前,敢于挑战,保持冷静头脑,学人之长,补己之短。不要怕,要有胆有识,蔑视困难,奋勇向前,任其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要有大无畏精神,用正确的方法战胜对手,不甘落后,不准落后,不能落后,把矿业报办好是完全可能的。一是加强政治思想工作,产生动力;二是研究解决好报纸的面向,让谁看,谁愿看;三是千方百计提高报纸的质量;四是组织动员力量抓好发行;五是运用新机制,加强管理。团结奋斗,齐心干,曙光就在眼前。”  《中国矿业报》的广大职工,为办好这张报付出了心血,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办报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全体职工艰苦奋斗,开拓进取,努力工作,战胜困难,废寝忘食,日以继夜,以顽强的毅力,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同甘苦共患难,使这张报纸生存下来,而且有了发展。  在这里特别应该提到的是敬爱的高老——高扬文同志。他是矿业界的老前辈,是德高望重的老领导。他对《中国矿业报》给予了极大的关心,极大的重视,极大的指导,极大的支持。用这四个“极大”来形容高老对这张报纸付出的心血绝非夸张,而是恰如其分。他曾经大声疾呼:中国是个矿业大国,有2100万名矿业职工,应该有一张自己的矿业报。他亲自出任《中国矿业报》理事会的名誉理事长,不止一次出席理事会议。他号召矿山企业和理事单位从人力、物力、财力上支持矿业报,并亲自为矿业报撰写文章,宣传矿业在国民经济建设中的基础地位。他经常强调办报的正确方向,教导报社的同志如何把矿业报办好。此外,这张报每逢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用他的威望,用他的力量,用他的智慧,使其起死回生。更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次召开矿业报理事会,他年事已高,身体有病,腰部疼痛,行走困难,仍坚持到会;会场在4楼,原打算用椅子把他从楼下抬到楼上,高老不从,自己从楼下坚持步行上去,每挪动一步,都十分艰难,几乎是咬紧牙关,忍着疼痛走到会场的。这是多么可敬佩的一位老人!为了党的事业,他在战争年代流血奋斗;在矿业战线的领导岗位上,他多谋善断,又做出了新贡献;后来为了办好《中国矿业报》,仍然不顾一切。这种奉献精神是多么的可贵!我当时和矿业报的所有同志一起,备受感动,心想:有高老的支持,有高老给予的精神力量,《中国矿业报》一定能克服重重困难,越办越好。  经过努力,这张报纸已经站住了脚跟,并且有了发展。完全可以相信,在中国这样的矿业大国里,它一定会发挥应有的作用。  2000年8月我在报社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对报纸进行了如下评价,我说:“近几年来,《中国矿业报》取得了10个方面的成绩:办报方向明确了;服务开始到位了;报纸内容丰富了;记者通联网扩大了;报纸发行量上升了;版面设计好看了;机制灵活创新了;报纸定位准确了;办好报纸的信心增强了;报社的领导班子团结心齐了。”  现在,作为国土资源部的直属事业单位,中国矿业报社有了长足发展,中国矿业报像一棵禾苗欣逢甘露茁壮成长,像一匹骏马在扬蹄奔跑。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因为10个方面需要它——宣传党和国家有关矿业方针政策需要它;报道与矿业有关的重大事件需要它;我国2100万名矿业职工需要它;世界了解中国矿业需要它;我国国民经济有关行业,如能源工业、原材料工业、基础设施、建筑行业、农业等都需要它;科学办矿需要它;矿业法律、法规的普及需要它;交流矿业管理经验,技术进步,需要它;弘扬矿业战线的精神文明和涌现出的好人好事需要它;关心矿工,反映下情,传递矿业基层的疾苦与呼声需要它。  把这张报纸从西安迁到北京,是我的动议;《矿产开发报》改版为《中国矿业报》,是我经手的;报纸遇到种种困难和阻力时,是我首当其冲在承受着压力。报纸能有今天,能不让人高兴吗!

法兰西风格的建筑,蔚蓝的天空,暖暖的阳光。9月26日,在川谷汇·北京总部,很多人都在兴奋地谈论着一本书——《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他们中既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虽然经历不同,但几乎没有例外地高度评价这本书。站在记者身旁的一位老者说:“她具有浓浓的地矿情结、浓浓的爱国情结,展现了一个老地质人、老党员的精神风貌。”  这天上午,中国矿业联合会、国土资源部老干部局、作家出版社和川谷汇·北京总部共同为这本书举行了首发式。来自国土资源部有关司局、事业单位以及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工程院、中国矿业联合会等单位的有关领导、专家和郭老的亲朋好友共百余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郭老几十年来辗转于各个岗位,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开拓进取的精神接受各种挑战,做好党和国家交给他的每一份工作,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而这本书正是对郭老过去几十年从业经历的一个总结,向读者再现了一个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无私奉献的老地矿人的光辉形象。  谈起写书的初衷,郭老说:“虽然我的一生很平凡,但是能从一个小通讯员起步,成长为一个国家机关司局级干部,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普通老百姓,成长为一个具有崇高信仰的共产党员,可以说,这是一个伟大时代对我的塑造,我的成长经历就是这个伟大时代的折光,因此我想将我的经历写出来,借以检阅自己,也以此激励后人。”自从萌发了写自传的念头,郭老便开始断断续续地写作,并于2001年将他的记录汇集成了《平凡的足迹》。转眼间,12年过去了,郭老回头再看《平凡的足迹》,认为有许多粗疏、零碎、遗漏的地方,尤其是没有把每个阶段特定的历史背景凸现出来。为此,郭老做了无数次的修改和补充,从而成就了《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  (一)  郭老是地矿战线的一位老兵,对地矿事业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结。他的经历可以作为年轻地质队员认识和继承地矿事业优良传统的教材,让他们了解当年地矿事业的艰苦、当年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坚定他们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而奋斗的决心和信心。  在首发式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徐德明对郭老、对《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都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郭振西既是从事地质矿产工作的老同志,也是矿产资源管理的元老:国务院赋予地质部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监督的管理职能后,他担任首任矿产管理局局长,一干就是10年;退休后,他又在中国矿业协会(中国矿业联合会的前身)负责实际领导工作,一干又是10年;如今,郭老年过八旬,依然担任中国矿业联合会的高级资政,为矿山企业出谋划策。他在为国家矿业的振兴和发展呕心沥血的同时,还笔耕不辍,以自传的形式把自己的人生足迹加以回顾、总结,让我们从他的笔下看到时代的变化,改革的进程、祖国前进的脚步和一个共产党员的风貌与追求,并从中总结经验与教训,探讨成败得失,既可以教育自己,也可以启迪后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也是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徐德明还表示,在我国的改革进程中,一大批老同志从各种岗位上退下来,他们为我国的革命、建设、改革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离退休干部工作的意见》中指出,要发挥好老同志“在落实科学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中的推动作用,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参谋作用,在大力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中的示范作用,在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中的促进作用,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的积极作用”。郭老用他的实际行动充分证明了老同志在退休后仍然有驰骋的疆场,仍然有发挥作用的平台,仍然在改革事业中大有作为,仍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张全景,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既是郭老的同乡,也是郭老的挚友。在首发式上,这位和郭老一起走过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老人对郭老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动情地说,在几十年的相处中,他深感郭老身上有许多值得学习的优点。一是刻苦学习的精神。每到一个新的岗位,他都能从头学习,从外行变成内行。虽然现在已经82岁了,郭老每天依然坚持看书,经常给身边的人推荐一些好书。二是勤奋工作的精神。他对工作非常认真,一丝不苟,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知苦、不知累。特别是他到地质部门工作以后,足迹遍及胜利油田、中原油田、江汉油田、渤海油田、海南油田、玉门油田、克拉玛依油田等,为我国的石油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三是坚持党的优良传统、廉洁奉公、艰苦奋斗。四是坚持原则、敢于直言。郭老有什么说什么,不计较个人名利、恩怨,该批评的批评,该表扬的表扬,几十年如一日。五是诚实待人、满腔热情。郭老对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对有困难的同志总是伸出援助之手。他的言行说明了他是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  部领导的高度评价、老友的一番肺腑之言,从不同的角度展现了郭老的个人魅力,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老地矿人的精神风貌,令人钦佩,令人敬仰。  (二)  “肩担道义心常热,目藐浮名意自平,伏枥何甘闲里度,敢从奋勉赋长生。”这几句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张文台写给郭老的,也是郭老人生态度的一种折射。郭老对地矿行业的下一代给予了无私的帮助,他们都将郭老视为学习的榜样。在首发式上,他们用自己的肺腑之言表达了对郭老的尊敬与爱戴。  王家华,中国矿业报社原社长,现任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他认为,郭老的经历是“三光荣”精神的一种折射,他是矿业领域年轻人学习的榜样。“一生奋斗留青史,艰难岁月堪称诗;百岁进军永不老,为国梦圆正逢时。”四句短诗流露出他对郭老的敬仰之情。  对郭老的自传,王家华也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这本书不仅是郭老对自己经历的一种回忆与总结,也是对矿业发展历程的一种回忆与总结,是对历史的一种陈述,是矿业界的一部“史书”,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新一代地质人应该认真读一读这本书,学习老一辈的工作态度、职业精神、奋斗精神,努力开辟地矿事业的新天地。”  中国地质调查局副书记、副局长王研在首发式上表示,《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励志好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个优秀的老共产党员的成长史,是新中国地质事业、矿政管理事业和现代矿业发展的一个缩影。几十年来,郭老就像一头老黄牛一样埋头苦干,不知疲倦,任劳任怨,呕心沥血。正如国土资源部老干部局对他的出色工作所做的高度评价:“郭振西同志结合自身优势继续发挥余热,耄耋之年仍然坚持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一线,积极为国土资源部构建保障和促进科学发展新机制出谋划策,老有所学,老有所为,与党和国家同心同德、共克时艰,具有很强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使命感、责任感,值得大家学习和借鉴。”  同时,王研还对郭老做人、做事、做学问等方面大加赞扬。一是郭老的孝心令人感动。郭老的父亲老年得了半身不遂,瘫痪在床,郭老把他接到北京,并悉心照料。二是信仰坚定,坚持原则。郭老是在苦水里长大的,他很小就树立了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念,衷心地拥护共产党。三是调查研究,心系群众。调到新疆地矿局担任党组书记时,郭老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把南疆的6个野外队跑了一个遍。四是坚持学习,坚韧不拔。郭老仅上过3年小学,但从参加工作的那一天起,他就坚持学习,最终获得了中央党校颁发的毕业证书。五是敢于开拓,勇于创新。无论是当初选择地质工作,还是后来奉命筹建地质部海洋地质办公室、创建海洋地质司,以及再后来组建地矿部矿产开发管理局和成立中国矿业协会,都显示出了他的远见、胆识和组织领导才能。六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郭老退休后仍然在为矿业忙碌,为矿山办实事,为矿山企业的发展牵线搭桥。  中国地质大学副书记刘志方这个做了多年思想政治工作的地质老兵,把《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当成了难得一觅的好教材。他表示,大学的任务首先是教会学生做人,而郭老就是做人、做事、做学问的典范。他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做好一行,从一个穷苦的农村孩子成为地矿行业的领军人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三光荣”精神进行了精辟的解读,是现代大学生学习的榜样。  国土资源部离退休干部局副书记孙喜华感慨地说,郭老的自传看似都是一个个平凡的故事,但是点点滴滴都闪烁着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光辉。从农村娃到国家干部,从懵懂少年到具有铮铮家国情怀、坚定信仰的老党员,一事一情都伴随着新中国的发展壮大,因此他的自传是我国地矿领域十分有价值的史料。  她表示,读此书让人对“离退休干部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让人感觉郭老就是一团火,对工作、对事业就像火一样炙热,对同事、对朋友就像火一样温暖,对歪风邪气和不良现象就像火与水之不容;让人感觉郭老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之所以闲不住,是因为有一种信念在支撑着他,那就是代表一代又一代地矿人心声的“地质强国梦”。  在首发式上,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管理司司长刘连和自称是矿管战线上的“小学生”,并表达了对郭老的敬意。他说,《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直接谈及矿政管理工作的有73页,对如今的矿政管理工作具有很好的借鉴与指导作用。同时,他表示,这本书是他直接读到的离其最近、最亲的书,对矿政管理工作进行了详细描述,它不仅是郭老的自传,也是一本有关矿政管理的“专辑”,是矿管战线上的“活教材”。  中国矿业报社副社长(主持工作)杨智峰亲身经历与目睹过郭老参与创建与关心支持中国矿业报的全过程,也亲身感受了这位前辈对于矿业的热爱。首发式上,他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对郭老的自传进行了解读。他认为,这本书朴实而又生动地记述了郭老自小投身革命特别是投奔地矿事业之后的艰辛而辉煌的历程,真实再现了地质找矿和矿业改革与发展过程中的重大事件和历史背景,记录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坚定信仰和对事业的执着追求。这是一本有关地矿事业和矿业开发与管理的百科全书,在留给我们宝贵精神财富的同时,也给了我们丰富的知识与启迪。  杨智峰表示,书中有不少的理念和思想对于推进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和建立矿业科学发展的长效机制具有很强的指导作用。一是开展地质找矿工作和矿政管理必须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和社会环境,既要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与支持,也要得到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关心与支持。比如,1980年8月前后,为了争取中央加强对海洋地质工作的领导,郭老领导的海洋地质司在地矿部领导的支持下,主动向中央上报了一份有关尽快开展东海石油地质调查的报告。很快,中央一位领导同志在报告上做了批示:“东海的问题,要先下手为强,插红旗、划地方。”二是无论是从事地质工作,或是开展矿政管理工作,还是创造性地拓展矿业行业管理,必须站位高远,把握大势,并扎扎实实地进行调查研究。比如,郭老受命开展海洋石油调查工作之后,便着手调查与掌握世界海洋大国及我国蓝色国土资源特别是矿产资源的分布与蕴藏情况,了解国际上有关海洋立法的现状。三是我国矿业活动中,民营矿业是三分天下有其一,其作用不可忽视,应从上到下对民营矿业给予高度重视,尤其要要吸引和鼓励民营矿业投资地质找矿。四是宣传工作和新闻报道工作是地矿工作、矿政管理及国土资源管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担任地矿部矿管局长兼矿协秘书长时,郭老就向时任地质矿产部部长朱训建议,将陕西省地矿局主办的《矿产开发报》迁来北京,改版为《中国矿业报》。在他“三条腿”(即协会日常工作、宣传舆论工作、开发实业创收办会)的指导思想下,在朱训老部长的亲切关怀下,《中国矿业报》在1994年1月创刊。在报纸遇到种种困难和阻力时,郭老承受着巨大压力,千方百计保留了报纸并促进了报纸的发展。  同时,杨智峰认为,郭老在如何借鉴国外矿业立法与矿业发展的经验为我所用、中国矿业如何“走出去”与国外进行合作、在矿业行业管理中政府如何有所为以及有所不为、充分发挥矿业行业协会与中介组织的作用等方面都有自己独到的思想与理念。郭老的思想与理念为《中国矿业报》的准确定位,为报纸抓好新闻报道提供了方向与指引。  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张水舟直接参与了《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的出版工作,对这本书有着自己的独特认识。他表示,郭老自传中的那些事迹所散发出来的积极进取、奋发有为、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感动了编校人员,该书的出版对弘扬社会正能量具有积极作用。  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李朝全认为,对于作者自己而言,这本书是对过去岁月的追忆和纪录;对亲朋好友而言,这是一种亲情友情的书证和安慰;对普通读者和子孙后代而言,这是一部独特的书,可以很好地帮助他们了解自己的父辈祖辈的生活和工作,更好地树立自信自强之心。  中国国土资源报副编审李约汗认为,《难忘岁月——郭振西字传》是一本讲真话的书,是一本励志书,现在的年轻人应该认真研读并学习郭老积极进取、不断探索的精神。  (三)  首发式结束后,不少记者想进一步采访郭老,更深入地了解一下《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内外的故事。看到已经82岁高龄的郭老忙碌了一上午,记者和其他媒体同仁虽然不忍心继续打扰,但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向郭老提出了进一步采访的要求,没想到郭老竟欣然同意了。  “82岁了,还在为我国的地矿事业在奔波,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您,让您从未懈怠?”“是党和国家的需要支撑着我。”郭老的回答虽然简洁,但是在座的每一位都为之动容。经济发展需要矿产资源的支撑,“地质强国梦”还没有实现,郭老虽然82岁了,但他依然在追梦,他的“梦”是“中国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走出去”一直是地矿行业的最强音。关于如何“走出去”,郭老认为,必须明确“走出去”的目的,那就是为国家寻找矿产资源,支撑经济发展。同时,他表示,“走出去”必须把握好几个原则:一是选择的国家必须政治、社会稳定;二是选择的国家资源条件比较好;三是自身必须具备先进的技术和装备;四是必须有足够的资金作保障;五是不断提高管理水平;六是建设一支爱国、具有奋斗精神的队伍。  如今,环境污染已经成为一个焦点问题,对此,郭老坚持“必须倡导绿色矿山建设,实施绿色矿业”的观点。他认为,政府部门应该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制订规划;二是给予高度重视;三是明确标准;四是制定有关措施,并确保其落到实处;五是大力推行绿色矿山建设。对企业而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做起:一是重视矿山环境治理;二是加强资源综合利用;三是依法办矿、科学采矿;四是加强安全生产建设;五是努力建设和谐矿山。  从“走出去”到绿色矿山建设,从资源综合利用到加强环境治理,从南海到北疆,郭老和我们侃侃而谈,丝毫没有疲倦之意,再次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老地矿人的风采,再次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老地矿人浓浓的地矿情结。  《难忘岁月——郭振西自传》是对郭老人生经历的真实记录,从中我们可以管窥地矿事业的发展与变迁,感受老一辈地矿人的地矿情结和爱国情结。它是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必将激励年轻一代继续前行。

各路资金争相进入基金业,基金公司设立大戏不断。首家由保险公司发起设立的基金公司国寿安保基金火速走完各项审批流程,9月底已通过评审会,获批在即。而以投行业务著称的中国国际金融公司也向证监会提交发起设立基金公司申请,且意欲100%持股。  根据证监会国庆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发布的月度基金公司设立申请审核情况公示表显示,在8月份才提交基金公司设立申请的国寿安保基金公司的审核进度已经到“已通过评审会”阶段,短短两个月时间不到便走完材料受理到通过评审会等七大审核环节,距离获批仅差一纸批文。  国寿安保基金为首家由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直接发起设立的基金公司,广受市场关注。发起人为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持股比例为85.03%,外方股东为安保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在上海。根据此前该公司发布的公开招聘信息,国寿安保的注册资本将高达5.88亿元,超越兴业基金的5亿元,是注册资本最高的基金公司。  随着国寿安保基金火速通过评审会,截至9月底,已经通过评审会的拟成立基金公司已经达到4家,其他3家分别为圆信永丰基金、华福基金、永赢基金,这3家公司的大股东分别为厦门信托、华福证券和宁波银行。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9月份,中金公司也向证监会递交了基金公司设立申请,而且是100%持股。根据公示,中金公司旗下基金公司名称为中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在北京,目前其发起设立申请已经受理。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中金公司发起设立基金公司或许意味着这家曾经的投行霸主正在转型,财富管理是重要的布局领域之一。  至于中金公司欲100%持股中金基金,也显示出中金公司的大手笔。中信证券曾经通过收购等方式全资控股华夏基金,但囿于当时内资基金公司单一股东持股不得超过49%的法规限制,中信证券最终将其中51%的股权挂牌转让给五家机构,但目前法规对基金公司单一股东持股上限放开,中信证券已经回购了一度卖掉的10%的股权,目前持有华夏基金的股权比例增至59%,不排除未来进一步回购的可能。而中金基金如果获批成立,将成为首家通过发起设立方式由单一股东100%持股的基金公司。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