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我国原煤入洗率50.9%,福建省煤进口1707万吨

9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环保部网站获悉,国家能源局日前在京召开首都大气污染防治能源措施落实会议。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与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大唐集团等企业主要负责同志签订了重大能源保障项目任务书。涉及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大唐集团负责的天然气、炼厂、火电、风电等23个重大项目。  大气污染紧逼各地出台“限煤令”,煤炭减少留下的能源缺口将由天然气弥补。但是,能否保证天然气的充足供应成为社会担忧的问题。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记者,“现在全国各地都在上马煤制气项目,问题很大”。  煤制气受关注  为有效解决北京大气污染问题,国家能源局细化了《北京大气污染防治能源保障方案》的工作重点,从4个方面落实相关任务及重大项目,其中之一就是增加天然气供应。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增加天然气供应量不是北京市单独的行为,是全国的整体要求。“特别是大气污染治理问题上,(天然气)替代煤炭确实是有效的措施之一。”  但是,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预计到2015年,我国天然气供需缺口达750亿立方米。  为弥补天然气供需缺口问题,很多企业开始在煤制气项目上“做文章”。韩晓平说:“煤制天然气项目现在全国各个地方都在上马。”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今年已经有20多个煤制气项目获得批准。根据测算,在未来三年,煤制气投资的规模将超过2400亿元。  对于煤制气受“青睐”的原因,周大地认为,一方面是我国煤炭产业产能过剩,煤炭企业向外找出路,另一方面是我国天然气市场处于大发展时期,导致很多企业认为可以把过剩的煤炭转移到天然气上。  据了解,2012年我国煤炭社会库存首次突破了3亿吨,达到3.44亿吨,2013年,这一形势还将继续甚至更加严重。

“到2017年,原煤入选率达到70%以上。”9月10日,国务院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要求将原煤入选率再次提高。此前,《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中的表述是:“到2015年,原煤入选率达到65%以上。”另据了解,目前我国原煤入选率仅为56.2%。也就是说,今后5年我国的原煤入洗率将大幅攀升。  多位人士向记者表示,要实现上述目标有一定难度,而且相关的洗选标准也需要更加明确。  5年后洗选量增加近10亿吨  世界选煤大会中国委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洁净煤与综合利用部主任、选煤分会会长、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副理事长张绍强向本报记者介绍,2010年我国原煤入洗率50.9%,2011年为53%,2012年为56.2%。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公报,2012年我国煤炭消费总量为36.2亿吨,亦即当年我国洗选的煤炭总量为20.3亿吨,减少了商品煤灰分近4亿吨。  根据预计,我国在2017年煤炭消费量在43亿吨左右,按计划最低标准值70%计算,洗选的煤炭总量为30.1亿吨。  这意味着5年后煤炭洗选的绝对值要增加近10亿吨。  当然,这只是就整体形势而言的,至于具体的煤炭企业,情况还是不大一样。中煤平朔集团宣传部部长付万明就对记者表示,平朔集团的原煤入洗率是100%。去年这家公司生产的1.2亿吨原煤全部在6个配套的洗煤厂根据客户要求进行了洗选。  付万明对此加以解释:“第一,自1987年中美合作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矿建成投产以来,平朔矿区在环保理念上就与国际接轨;第二,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的原煤发热量较低,只有4200~4800大卡,同时硫份较高,客观形势也迫使我们将全部原煤入洗。”另外有研究人士指出,由于褐煤发热量提高有限,一般情况下不用经过洗选就可以直接作为电厂用煤,或作为煤化工的原料。  提高煤炭综合利用价值  “国家要求提高原煤入洗率,其目的就是实现煤炭清洁利用,提高煤炭的综合利用价值。”某电力央企人士对本报记者如是表示。  他认为,煤质提高之后不但价格上升了,而且更适合长距离运输,符合我国西煤东运、北煤南运的格局,特别是现在煤炭产地西移,更应该如此。煤炭洗选之后的废弃物可以就地消化,比如建煤矸石发电厂等等。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新疆提出“十二五”末期要实现原煤100%入洗的目标。  不过,就全国而言,要在5年内将原煤入洗率至少提高13.8%,张绍强认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而这种难度并不是说煤矿在洗选方面的工艺技术装备上有什么问题,虽然在新增入选能力上也有一定难度,但最主要的难度则在于“燃煤用户对洗后优质动力煤的需求并不强烈,其核心是燃煤排污的环境成本和监管力度问题”。  当然,“用户需求”需要辩证地看。  张绍强认为,综合计算燃料运输、储存、磨煤、脱硫、除灰以及锅炉磨碎的成本,使用优质动力煤具有相对优势,特别是对于大型超临界、超超临界机组来说更是如此。另外,原有的常规火电厂在选择煤粉锅炉时,入炉煤热值通常按5000大卡设计,并且会考虑到煤种的复杂性而留有一定的冗余度,火电厂通过采购低质煤掺烧来降低燃料成本,通过脱硫除尘等技术也可以实现环保方面的要求,入炉煤热值过高需要对锅炉系统进行一定的调整和改造。  而前述电力央企人士则认为,“用户需求”是与市场密切相关的,不管是煤炭用户还是煤炭企业,都需要考虑成本,“如果他认为有利可图,入洗率就会提高。”据悉,全国各地都在加大低质煤的控制力度,比如北京决定加强治理“量大面广低空排放”的散煤,可以预想,在多重举措之下,原煤入洗率将会提高。  妥善处理入洗后的废弃物  原煤洗选可以实现煤炭的清洁利用,节省运力,但对洗选之后的废弃物,比如煤矸石、煤泥、污水,也需要进行妥善处理,否则其产生的污染也是巨大的。  前述研究人士表示,原煤洗选是完全可以的,但关键在于洗选标准如何定。比如,洗煤后的废水怎么处理?是否真正实现了循环利用,零排放?添加剂使用了多少?哪些添加剂可以使用,哪些不能?对违规行为如何处罚?这些都应该有明确规定。  “但在国家现行的标准中,比如《GB50359-2005煤炭洗选工程设计规范》,其中只有‘选煤厂必须实现洗水闭路循环’这么笼统的一句话,显然不够。”他说。  据他了解,一些地方的洗煤废水违规排放对环境的破坏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而国外的洗煤厂通常都配备了相应的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后全部循环利用。  为了尽快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我国要求加大清洁利用煤炭资源的力度,大幅度提高原煤入洗率。

来自福州海关的消息称,今年1-8月,福建省煤进口1707万吨,同比增长41%;货值12.6亿美元,同比增长8.9%。平均价格约每吨74美元,同比下跌22.8%。  1-8月,福建省国有企业进口煤915万吨,同比增长21.1%,民营企业进口500.7万吨,同比增长290%。自东盟进口1304万吨,同比增长47.1%,占同期全省煤进口总量的76.4%。自澳大利亚进口增幅也较大,同比增长53.7%。  据介绍,随着国内煤炭产能的继续释放和煤炭进口的增加,市场供需仍将呈现总量宽松、结构性过剩态势,煤炭企业去产能、去库存的压力凸显,但同时也迎来利用市场手段加速行业改革、调整结构的机会。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