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上下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职工安置是去产能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2016年以来,我国煤炭去产能加速推进,为行业转型升级创造了机遇。同时,由于配套资金不足、后续政策不明朗等原因,部分去产能煤炭企业在职工社会保障和资产、债务处置上仍存在不小困难。去产能后,煤炭企业还有“后遗症”亟待治疗。
  社保“难保”:“年纪大了,连病都不敢生”
  职工安置是去产能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采访中,企业在安置职工中遇到的困难让《半月谈》记者印象深刻。
  六盘水市是贵州省煤炭去产能的主战场,2016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589万吨。去产能以来,该市已平稳安置职工1万余名。上级拨付的去产能奖补资金主要用于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的职工,对于内退职工的安置资金还存在缺口。
  与此同时,职工社保“难保”的问题也比较突出。
  “好多职工年纪大了,连病都不敢生。”水矿集团社会保险事业服务中心主任苏杰告诉记者,不少像水矿集团这样三线建设时期成立的工矿企业,医疗保险均是企业内部封闭运行,由于这些年企业效益不佳,企业医保基金处于亏空状态,没钱给职工报账。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寄希望于地方政府来统筹职工社保,但由于量太大,地方财力无力承接。
  同时,已纳入地方统筹的养老保险大量欠缴的情况,在去产能企业中也比较普遍。西部某市人社局统计数据显示,该市去产能企业目前在册职工欠缴的养老保险金达到19亿元,困难较大的一户企业欠缴的各类社保资金超过11亿元。
  不少地方的社保主管部门也尝试给去产能重点企业办理缓缴、趸缴、降低社会保险费费率。然而,这些手段大多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一段时间内“救急”,并不能帮助企业彻底摆脱社保“难保”的困境。
  面对职工安置和社保的资金缺口,企业希望加大财政投入,补齐部分困难企业在职工安置方面存在的资金缺口;创新企业与地方医保统筹方式,补齐企业医保欠账。同时,加快对关闭的资源未枯竭煤矿剩余煤炭资源价款的结算返还。
  资产难处置:“账面上看着一大堆,实际都是无用资产”
  除职工安置问题外,资产处置困难是煤炭去产能工作面临的又一难题。
  六枝工矿集团董事长龙海岑告诉记者,集团2016年去产能150万吨,分流安置了2300余名职工。“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特别是去产能后留下的巷道、设备、厂房不知该如何处置,很头疼。”
  “账面上看着一大堆,实际都是些无用资产,增加了不良资产的比重。”六枝工矿集团副总会计师马贵林算了一笔账,每米巷道的投入为1万元左右,去产能关井后这些巷道就废掉了,但仍被列入资产挂在账上,总量接近8亿元。“时间久了,水淹了,全部成为无效资产。”
  除地下巷道资产外,地面的土地厂房、机器设备也比较难处置。记者在多个去产能矿井看到,过去投巨资建设的厂房已关闭,几千平方米的办公楼全部闲置。
  事实上,这些闲置设备放在那里,还需要投入日常运维费用。这对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都是国有资产,企业不敢擅自处置,否则就是违规了。”西南某煤矿企业负责人说,去产能后的遗留资产之所以难以处置,主要是因为没有政策。由于现行的企业破产法缺乏完善的国有资产处置机制,即便是对关闭退出的国有煤矿破产清算,这一问题也难得到全面解决。
  正因如此,要尽快明确资产处置办法,完善对去产能企业的资产损失确认、遗留资产估值以及不良资产核销管理制度,尽快让账面上的有效资产“变现”、无效资产清出,加快不良资产的价值变现和价值提升,提高企业运行质量和效益。
  为解决资产处置问题,还应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对去产能后回收设备进行集中管护、统筹调配,提高设备利用率,降低企业生产成本。还可以鼓励有条件的关闭煤矿就地开展瓦斯等清洁能源开发利用。
  债务难偿:“官司每周都打,每天都有人来讨债”
  记者见到六枝工矿玉舍煤矿总经理李兴业时,他刚刚从法院回来。
  矿井关闭1年多时间,李兴业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应付大小官司,打一起输一起,根本无力谋划实施公司下一步的转型发展。“差不多是每周都要打场官司,每天都有人上门讨债。”
  让李兴业焦头烂额的是煤矿近1亿元的小额债权人债务。去产能前企业拖欠的工程款、材料款、设备款,总额不大,但涉及的小额债权人有104家,以煤矿目前的经营状况根本无力偿还。“一个几百万元的诉讼,有可能演变成一个系统问题,最后把整个集团都压垮。”马贵林告诉记者,2016年底,六枝工矿集团因为一个不到1000万元的诉讼,集团13个账户全部被查封。
  这对于一个经营极端困难、资金链异常脆弱的企业来说几乎是“致命一击”。
  小额债权人债务虽然规模较小,但因其涉及的主体多,处置难度更大,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有人呼吁,加快探索小额债权债务处置方式,通过设立基金或引入第三方出资收购企业的小额债权人债权,减轻企业的债务压力。
  与此同时,煤企在银行的贷款也很难处理。截至2017年6月末,已披露财务报表的50家发债煤企样本企业资产负债率达到74.1%。
  化解过剩产能的煤企负债率普遍较高,许多已接近80%。由于国有煤炭企业大部分被关闭煤矿是非独立法人单位,其债务均由存续的主体企业统借统还或担保,煤矿关闭退出后,所有债务也均由存续的主体企业承担。
  可以说,去产能矿井的负债如不能与资产同步处置,将会使企业净资产减少,进一步恶化煤炭企业的财务状况和融资条件。
  去产能关闭煤矿债务处置,可比照执行原国有煤矿政策性关闭破产的有关政策,对可以明确贷款主体的银行贷款,可考虑采取停息挂账或计息挂账的方式处理,或者直接视为呆坏账予以核销。对不能直接明确贷款主体、由存续主体企业“统借统还”的煤炭债务,按退出产能占全公司总产能的比例,由财政统一进行债务核销,以降低集团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完善企业境外所得税收抵免政策问题的通知》,明确在现行分国(地区)别不分项抵免方法的基础上,增加不分国(地区)别不分项的综合抵免方法,并适当扩大抵免层级,进一步促进利用外资与对外投资相结合。
  《通知》赋予纳税人选择权,对境外投资所得可自行选择综合抵免法或分国抵免法,但一经选择,5年内不得改变。对此,国家税务总局所得税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实行综合抵免法,对同时在多个国家投资的企业可以统一计算抵免限额,有利于平衡境外不同国家(地区)间的税负,增加企业可抵免税额,有效降低企业境外所得总体税收负担。同时,综合抵免依然遵守限额抵免原则,不会侵蚀所得税税基。
  此外,《通知》规定,企业选择采用不同于以前年度的抵免方法计算可抵免境外所得税税额和抵免限额时,对该企业以前年度尚未抵免完的余额,可在税法规定结转的剩余年限内,按新选择的抵免方法计算的抵免限额中继续结转抵免。即企业此前在分国抵免法下还有尚未抵免完的余额,可在税法规定5年结转期的剩余年限内,按照综合抵免法计算的抵免限额继续结转抵免。
  《通知》还规定,企业在境外取得的股息所得,在按规定计算该企业境外股息所得的可抵免所得税额和抵免限额时,由该企业直接或者间接持有20%以上股份的外国企业,限于按照财税(2009)125号文件第六条规定的持股方式确定的五层外国企业。
  《通知》自2017年1月1日起执行。
  据了解,我国现行政策允许企业境外所得缴纳的所得税在一定限额内抵减其应纳税额,具体采取分国抵免法,并对我国企业在境外缴纳的所得税的抵免层级规定不能超过三层。但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以及我国企业境外投资日益增加,现行分国抵免法已经难以完全适应新的发展形势需要。“我国企业在获取境外资源、市场、技术等关键要素的投资中,有时需要在境外投资架构中设立多个直接和间接控股的中间层平台公司,以实现对境外实体经营企业的控制,部分境内母公司的投资链条控制层级会超过三层,现行抵免层级不超过三层的限制,难以契合企业境外投资组织架构相对复杂的现实需求,导致一些企业的境外投资最终运营实体缴纳的所得税难以获得抵免。”财政部税政司有关负责人表示。
  对此,为更好地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获取境外资源、市场、技术等关键要素,《通知》将抵免层级由三层扩大至五层。
  据介绍,近年来,在完善境外所得抵免政策的税收征管方面,国家税务总局先后印发《关于企业境外所得适用简易征收和饶让抵免的核准事项取消后有关后续管理问题的公告》《关于企业境外承包工程税收抵免凭证有关问题的公告》,解决企业“走出去”后顾之忧。
  不仅是财税层面,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将对境外投资进行宏观指导、综合服务和全程监管;对投资主体直接或通过其控制的境外企业开展的敏感类投资项目进行核准和备案,发布敏感行业目录。同时规定了项目核准的程序和时限。
  《办法》涵盖八类投资活动,包括:获得境外土地所有权、使用权等权益,获得境外自然资源勘探、开发特许权等权益,获得境外基础设施所有权、经营管理权等权益,获得境外企业或资产所有权、经营管理权等权益,新建或改扩建境外固定资产,新建境外企业或向既有境外企业增加投资,新设或参股境外股权投资基金,通过协议、信托等方式控制境外企业或资产。
  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国际投资形势分析,发布境外投资有关数据、情况等信息;参与国际投资规则制定,建立健全投资合作机制,加强政策交流和协调,推动有关国家和地区为我国企业开展投资提;推动海外利益安全保护体系和能力建设,指导投资主体防范和应对重大风险,维护我国企业合法权益。

图片 1

 

 

  1月21日,总局2018年度工作会议暨职工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总局局长、党委书记赵平代表总局作了题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努力开创能源化工地质事业改革发展的新局面》的工作报告,国有大型企业监事会第09办事处王晔处长到会指导,总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任辉主持会议,总局副局长王海宁、总会计师于学平、纪委书记汤念楚、副局长潘树仁等出席会议。
  此次会议旨在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精神,总结2017年工作,部署2018年重点工作。

 

 

图片 2

  赵平指出,2017年,在国务院国资委正确领导下,全局上下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真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历次全会、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及国企党建工作会议、国企改革经验交流会精神,按照总局“11463”总体发展战略,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以转型发展为重点,以党的建设为保障,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不断引向深入;产业布局不断优化;主业发展能力不断提升;企业改革持续深化;企业管理水平不断提高;党的建设全面加强。
  据财务数据统计,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2%;实现利润同比增长11.6%,完成国资委年度考核任务的106.6%;成本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97.1%,好于目标考核值0.6个百分点,均超额完成国资委下达的考核目标任务。据全局经营同口径数据统计,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4%。其中,实现经营收入同比增长25%;实现利润同比增长11.6%,完成了总局2017年初制定的目标任务。

图片 3

  会议指出,2018年是全党全国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同时也是总局建局65周年、煤炭煤田地质行业管理体制改革20周年和“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承前启后的关键一年,全局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坚持新发展理念,全面实施“11463”总体发展战略,推进转型升级和跨越式发展。
  会议强调,2018年确定为总局“改革决胜年”“党建工作质量年”。为此,要大力实施“133”工程。即一个中心:坚定不移推动“11463”战略细化实施落地。三个围绕:围绕“四商”定位及六大核心主业,完成全局产业的基本布局;围绕总局企业集团的组建,建立适应现代企业运作的新体制机制;围绕提升党建工作质量,抓实抓细党建基础,实现党建工作全覆盖。三项建设:全力加强科技创新方面的建设,提高主业核心竞争力;全面加强地勘产业服务领域及延伸产业链方面的建设,优化产业布局;不断加强生态保护修复产业的建设,打造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专业化队伍。同时围绕提升党建工作质量,将党建工作抓实抓到底,为全局改革发展提供坚强的政治和组织保证。

图片 4

  会议号召,全局要从“学宣贯十九大精神,拓展产业布局,加强主业建设,深化企业改革,组建企业集团,推动管理提升,创新商业模式,提高融资能力,加快科技创新,加强党的建设,转变工作作风”等方面入手,推动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
  会议从十二个方面对2018年重点工作作出了部署。一是全面系统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二是全面推动“11463”总体发展战略宣贯和细化落地;三是加大产业拓展及布局;四是取得一批在国家层面具有影响力的地质成果;五是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六是推进转企改制,创新体制机制;七是加强营销体系建设;八是加强投融资平台建设;九是加快存量资源开发;十是强化依法合规管理;十一是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十二是加强总局软实力建设。
  会议强调,要狠抓全局各级领导干部的作风建设。要坚定信心,在“提高认识”上下功夫;要履职尽责,在“勇于担当”上下功夫;要干事创业,在“狠抓落实”上下功夫。
  会上,王海宁传达了央企负责人会议精神。
  总局首席专家,总部各部门负责人,巡视组组长;各直属单位党政主要负责人,分管经营工作的负责人、纪委书记、总会计师;总局老同志代表、总局挂职扶贫干部、其他职工代表参加会议。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